在线咨询
联系我们
旧版
本栏文章
更多——
专家:我国网络法律规范问题不少尚不能"依法治网"

来源:检察日报  李旭

    你知道你的网络行为是否违法吗由姜岩事件反思我国网络规制问题

    反思:换个角度看问题

    姜岩事件是一个热点事件。寥寥数月,在网络社区力量和大众媒体力量的交相辉映下,这一事件已完成了“现实(自杀)——网络(通缉)——现实(丢职)——网络(攻击)——现实(诉讼)”的几番轮回。官司仍在打,判决终会下。新旧媒体燃烧出的激情足以让法院心烦意乱了。因此,让我们暂且抛开案件细节不谈,不再叨扰法院,干涉其内政,而试着换个角度思考一二。

    我选择网络规制的角度。网络规制(Internet Governance),是自互联网诞生起便出现的一个法学研究门派,其研究范畴是网络行为的规制问题。如果把网络法假想为自给自足的体系,那么网络规制法就是网络法的“法理学”,而电子商务法、网络知识产权、网络犯罪、网络管辖等针对某类网络行为的规范集合则属于网络法的“部门法”。

    在过去的十余年间,网络规制理论如网络本身一样发展迅猛,大小学派林林总总不下数十种。然观其同者,皆以网络行为为出发点和落脚点。这也奠定了西方国家网络立法的基本思路。

    纵观我国的网络立法,部门规章层次以上者不下半百,不可谓不发达、不繁复。然正如业内人士所体会,我们的网络法律规范还存在不少问题,还无法达到“依法治网”的要求。

    姜岩事件恰好反映出了当前网络法治下的众生行为百态和问题所在。例如,在事件中,论坛经营者对网友发表的针对案中人的诽谤性、侮辱性言论是否要承担法律责任?按2000年9月《互联网信息服务管理办法》(规范A)之规定,互联网信息服务者(含论坛经营者)应当保证所提供的信息内容合法。据此推理,论坛经营者应承担审查义务,出现违法言论说明未尽到审查义务,义务未尽即为过错,因而论坛经营者应承担过错侵权责任。又按2002年8月的《互联网出版管理暂行规定》(规范B),互联网出版的内容不真实或不公正,致使公民、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利益受到侵害的,互联网出版机构(含论坛经营者)应当公开更正,消除影响,并依法承担民事责任。据此,论坛经营者理应担责。然而,根据2000年10月的《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》(规范C),上网用户应对其所发布的信息负责,而电子公告服务提供者仅在发现明显违法后有删除、保存和报告的义务。由此推断,案中的论坛经营者似乎不应当承担侵权责任。从效力上,规范A为行政法规,位阶高,规范B和C为部门规章,位阶低;从时间上,规范A旧,规范C新,规范B最新。按从高或从新原则,规范A与B略占上风,但其判决结果颇值质疑;规范C效力虽不济,但导致的法律后果较为妥当,一与业界商务之实践相符,二与安全港原则相符(即网络版权纠纷中的“通知-删除”原则),三与降低社会成本之目标相符。因此,在这样一个内部不和谐的网络规范体系下,如何裁断着实是个难题。

    现实:“门小院子大”

    但判决并不能为姜岩事件画上句号。在事件中,有许多网友做出了过激的甚至违法的行为。案件的判决只能对不幸的案中人产生拘束力,却无法制裁和阻止其他千千万万网民的违法行为。在现实社会中,普遍守法是常态;但在当前的网络社会中,普遍违法却是常态。其中,一个重要的原因就是我们的网络立法始终以资格为中心,而不是以行为为中心。

    资格为法律所赋予(如权利能力)或认可(如行为能力)。在网络规制中,则体现为各种各样的许可。在我国的网络立法中,大量的笔墨都围绕“许可”二字展开。打开任一合法网站的首页,页尾总会排列着一大堆的许可证标号,这在某种程度上反映出管理的复杂和服务的艰辛。然而,类似姜岩事件的事件却层出不穷,可见规制效果并不理想。正所谓“门小院子大”,获得许可证这一进门程序虽然很难,但进了门后却能得到无与伦比的自由。况且对于广大网民来说,目前还没有许可证、实名制等准入限制。法律规范可以不对主体资格作出限定,但却万万不可不对主体行为进行规制。有人会质疑,我们的网络立法中不是也涉及行为方面吗?譬如随处可见的“九不准”之规定。“九不准”虽然是行为之准绳,但囿于原则和抽象,与其配套的规定也难以落实。例如,依相关规范,网络信息服务提供者发现有“九不准”内容时,应向政府机关报告。但“九不准”涉及国家、社会和生活的方方面面,具体某个内容究竟属于哪类“不准”,该以何种程序何种方式向何级政府机关何部门汇报,估计没有人能够说得清楚,更无法适从。

    姜岩事件中,众多网友发表了涉嫌违法的言论。部分人可能出于明知或故意,部分人可能出于过失或过激,部分人则可能出于不知或无心。

    可能后面这部分人群不在少数。为什么呢?因为多数网民会符合以下情形:(一)作为普通网民,使用了侮辱性的语言之后却没有受到追究,因此就想当然地认为这种行为不违法。(二)普通网民虽然知道“九不准”,但自己的言论是否属于“九不准”之列,无从判断。但看到大家都发表类似的言论,因此就简单地认为不属于“九不准”。(三)认为自己的行为是符合社会伦理价值的,自己是在伸张社会正义,法律不应当禁止道德批判。

    法律体系是建立在理性人基础之上的。所谓理性人基础,简单地说就是意思自治和后果自负。然而,与理性人相配套的应是清晰的行为规范(法律规范)。网络立法若要改变姜岩事件中的网民非理性和普遍违法现象,就需在行为规范上下功夫。目前,我们已具有了原则性或指导性的行为规范,如宪法规定的公民的基本权利和义务、民法通则规定的人格权和网络规制法体系中的“九不准”等。我们所欠缺的是两个下位体系:(一)清晰的、具体的、可操作的行为规范体系,由法律、行政法规、规章和司法解释构成,相互协调统一,对普通网民具有良好的行为引导性和后果预见性。(二)以案例为主的法律教育宣传体系。普通网民理解法律规范个人行为的最好方式是通过活生生的故事(案例)。从这个角度看,姜岩事件所引发诉讼的判决结果必将影响许多网民的未来行为。

    从资格准入走向行为指引,有如在技术上从网站屏蔽走向内容过滤,这是规制能力提高的表现,是法治从粗线条走向细粒度的过程。姜岩事件“前有古人”,此前早有“铜须门”等类似事件发生。但愿它“后无来者”,因为我们实在不愿屡屡看到这种不理性的网络普遍违法现象。希望在姜岩事件平息后的某天,当一个普通网民在网上发帖时,他不再对这样的问题不知所答:“我的行为违法吗?”

线   QQ:420250115  ;   Msn:migrantli#hotmail.com(#换成@)          联系我们        本站旧版
沪ICP备17033826号-1